时代不同了,虽然经典仍是经典,但呈现给观众的重点却有所不同。前几年,不少武侠剧是披着武侠的壳揣着言情的心,多数是“新瓶装旧酒”,时不时地将各种流行元素掺杂其中,这样的剧看似热闹但却并不持久,光看评分就可见一斑。

吴有音说,写小说的欲望,在第一次去南极的时候就产生了。“那时候去极地做文化建设,我就特别想写第一本中国南极题材的小说,因为我发现市场上关于南极的都是纪实小说,浪漫主义、虚构的类型非常少。于是一方面在南极体验生活,一方面为小说搜集素材。当时正好有一架智利的飞机在南极坠毁,这件事情对我的触动非常大。本质上我是个喜欢讲故事的人,所以用拍电影这种形式来表达我心里想讲的故事。”